首页 生活正文

《皇城》(一个迷醉于沈阳的前法官半自传体情感小说)

wangchaowh 生活 2021-06-10 23:00:03 1 0

第一章

  车子在飘过新雨的沈城南岸滑行,中法合资METLIFE公司中国区总裁齐莱平微微的后躺在别克商务车的后座上 ,透过蒙蒙的烟雾样的傍晚,沈城的夜空显出分外的宁静,仿佛刻意铺垫出伊丽亚特湾的恬淡与舒缓。

  这是沈城新开发出的一座豪宅子 ,带有法国诺曼底风情的原滋原味 ,是可以和大连湾的星海公寓相媲美的地方 。

  星海公寓是甜美的,带着海风的微微咸味的气息,在公寓的广场上 ,你可以尽情享受海风的浪漫,在天皇巨星度夏的时候,你可以和刘德华比邻而居 ,四大天王之一的香港人在B楼买了成套的豪宅。

  与大连的豪华浪漫相比,伊丽亚特湾就显出了那么的一点不同,这差距是明显的 ,不只浑河与渤海湾之不同,湾更显出了那么的一点瑞士小镇的风情,透着一点的人文味 ,仿佛不经意间,种种豪华收藏于朴素的蕴底,和塔湾那些机车车辆厂工人宿舍相比 ,这里显然的离天堂更近些。

  今晚 ,总部董事总裁要在伊丽亚特湾的业主会所召开METLIFE的全体优秀同仁家庭式聚会 。他要以最中国式的亲密方式,亲密所有METLIFE人的情感,而家庭聚会 ,无疑只这出戏中的重菜 。

  所以,今晚的主角不是他,是他的各个沈阳区(也是东北大区)的各部门总监 ,分公司经理,是每一个利润保费超过1000万的优秀寿险规划师。

  在从北京总部的大班台前匆匆离开的时候,按照秘书小姐的安排 ,他在收拾衣服和上车之间已经对他的沈阳公司的几位关键性经理总监认真的记了记,这是个细节,能当中国区总裁并不说明你的商业技能有多强 ,而能笼络好商业技能极强的几个人,恭喜你,你已经具备了当总裁的起码条件了。

  他们分别是几个重要的分公司经理 ,还有新成立的沈阳本部几位部门总监:团险部总监欧阳淑芬 ,一个来自于省委某高干的妻室,很奇怪她没有到妇联,团委这些高干家属应该去的位置 。个险部李为 ,银贷与行业发展部赵商确,一个在原银行郁郁不得志的商业奇才,海外发展部 ,法务部,一个是商海洋,一个于宇飞 ,都来自政府部门,一个是原来的外经委副主任,一个来自辽南的县级法院 ,这是公司的门面,当时他就对这俩个人情有独钟,政府的领导干部和一个一级法官每天坐着METLIFE的豪华玻璃间后 ,这本身就是一个无声的广告。

  这譬如一道丰盛的酒筵 ,虾蟹猪鱼自不可少,但往往缺了皇帝虾或者日本刺参就上不了席面,其实谁爱吃皇帝虾 ,你们家老母猪还能好吃吗,虾养了三十年就如同木头,谁也不指望吃 ,就指望着这些拉近与受吃者的感情,或者为需要达到的目的做一层铺垫。

  他看着那个员工登记表上脑满肠肥的前外经委主任和英俊得有些让人对其能力有些怀疑的小法官仔细认了认,系好了真丝领带 。

  也许 ,他们就是今晚的那盘刺参,他已经把刺参的摸样深深记在脑海里了,见了面的时候绝对能第一时间叫出他们的名字。

  来自这个东北重工业基地大省的METLIFE员工一共不到50人 ,都有着光鲜的衣裳和装束,这个法国和首都机场两大后牌名企做后盾的新生理财公司显然气势非常,法国人把先进的理财观念溶入到新兴的资产阶级生活中 ,他们在所有国企公司学习三个代表的热潮中鲜明的提出了法国式的观点:一切为有钱人服务!把为有产者的服务体贴至入微!

  任志强因为把房子盖给有钱人的观点遭到了全国人民的痛骂 ,不过沈城人好象没对METLIFE有很大的恶感,也许他们天生认为,他们是法国人的企业 ,而法国人做什么都是可以理解的,就如同法国人迷惑于中国人的每周末的政治学习一样。

  齐莱平的西点军校式的疏导方式很快获得了成功,总部在中国区的业务蒸蒸日上 ,先后在西南重庆,上海,北京开辟了大的专区 ,外企的员工吸引了大批的投资和财富,也冲击着蠢蠢欲动的机关,国企里的年轻人 ,在外国人的厚厚的月薪面前,他们显然的没有太多的抵抗力 。不过话说回来,能到这个公司来的 ,只看你的业绩和能力 ,随便你是谁,不行第二天你就可以到财务部直接领帐走人。

  商业经济就是这么直接,如同一碗炸酱面 ,直白到了不放一星半点的肉丝。

  沈城是东北的大都市,在这么个富饶辽阔的地方,需要这样的一个梦想城市 ,集中着所有的冲动和欲望,给每一个年轻人以展示能力的舞台 。随着一号线地铁的架设,城把冲动和梦渗透到了这个拥有780万人口的每个地方。

  第二章

  别克车有着德国车系的油耗和大气 ,舒缓的驶进伊丽亚特湾的时候迎来了门前帅气保安小伙子的适时微笑和敬礼。在居住区和会所间还有一段路要走,车子在无声中缓缓驶进了齐总在沈城的家 。

  在夜空的静谧与温馨里,天空中闪起了此起彼伏的焰火 ,“庆祝METLIFE员工聚餐会”的牌子隔得很远也看得到,这个老季啊,齐莱平的嘴角泛起了微笑 ,前国企办公室主任的精明总是恰到好处 ,把沈城分部的后勤吃喝拉撒交给他算是沈城分公司经理任浩天的眼光 。

  “齐总好,齐总好 ”在迎接不遐的握手中,齐总保持着应有的微笑 ,适时的说出他们的名字,他没有象电话会议中那样,对每个人说着他们的姓氏加职务式的称呼 ,这样的一个,而是“李为、海洋,宇飞”的叫着 ,一刹间,就使这个公司聚会进入了一种洋溢着家庭式温馨和甜蜜的氛围。齐莱平也不仅为着公司的壮大和人丁的兴旺感动了。

  在他第一次到沈城开业仪式的时间里,并没对在座的分公司以下领导做过深交 ,再次相间,他感叹于他们的年轻,而且很明显 ,他们有着不同于社会上庸庸碌碌的青年所有的俗气 ,一个两个不会发觉,把这样一群人放在大街小巷,很明显的看出他们的精明与强干 ,这是一群能力超乎一般的人,很多人怀揣名校或者MBA 、EMPA文凭,很多人在进公司前都以在自己的方阵内做出了自己的一番事业 。

  和其他人的相比 ,商海洋有些老,政府官员的握手总是不温不火。‘老商,你们上个月报的海外发展计划 ,总公司已经审核过了,1500万下个月到帐,你可得把钱给我看住了花。”齐莱平笑着对商海洋说 。沈城的海外部本是个新部门 ,能在短期内赢得总公司这么大的商业支持,商海洋兴奋得有些失态,额头沁出细细的汗珠 ,“谢谢 ,我们一定把这笔投资用好,海外的SLUOSE商业基金已经把合同邀约发来了,于总刚刚看过。 ”

  齐莱平把眼光转向眼前这个有点象木村拓哉的年轻人 ,“邀约有几点是不太合乎国际法惯例的,主要是有关基金年度收益的提取方面,新加坡的税收制度和我们的不同 ,这样在利润分配上转给我们的利润分成会受到税收影响,这实际等于是减少了我们的分配比例。我已经向SLUOSE发过律师函了,正在等他们的回音 。 ”齐莱平赞赏的望着高大帅气的年轻法务部总监 ,“多想想,务必想细,不能出现一点的疏忽 ,要一直考虑到诉讼阶段不要在合同上吃亏。”“有你这样一位民商事的资深法官做法律事物,我看任总在法院算是可以省却一大笔诉讼费了。大家哈哈笑着,一直簇拥着齐总进了伊丽亚特的业主会所 。

  在欧阳妍妍的22岁生命里 , 从没有象现在这样闹心过 ,原来,人在大学毕业后还要工作,这个她可从没想过 ,在她看来,完成四年的大学学业,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就冲这,爸爸也得给她颁发奖金,谁叫他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呢。

  正巧是周末的休息日 ,妍妍照完了和同宿舍女孩子们逛北陵的像,嘻嘻哈哈的自己走回去。

  依膀着河岸的是青年人居住的小平米的户型居室,博客地带 ,爸爸妈妈怕她在沈阳不安全,在这买了又便宜又时尚的小房子,这样可以在毕业后有一个安静的小窝 ,以后钱多了 ,就会有一个更大的更宽敞的屋子等着她了,当然,这一切都得靠自己 ,所以,不爱上班也得上 。这就是责任,也是房子 。

  河的对岸 ,是沈城的高档别墅区,伊丽亚特湾的星星渔火在黑暗里闪着昏黄的灯,神秘而又妙曼 ,一阵远处的音乐声传来,那是一个驻外机构的大公司的什么酒会,天哪 ,这群人,连星期天也不要休息,加班隔夜的吃 ,真不知道长了几个胃。

  远远的 ,一辆锃明瓦亮的黑色商务别克车停在了博客地带的门口,几个男人在握手道别,妍妍在路过的时候看了那个白衬衣的男子一眼 ,干净而高大,能让人心生好感,男人在上电梯的时候礼貌的让妍妍先行 ,电梯在上升的过程中男人一言未发,尽管有一些气闷,电梯还是很快到了11楼 ,男人下去的时候留给了妍妍一个印象深刻的背和肩,那晚的夜色甚是迷人。

  

  公元20067月的周一早晨,年轻的欧阳妍妍第一次穿上了职业正装 ,在总统大厦的OFFICE间外,几个金色的大字辉煌而又气派,这是沈城最繁华也是最昂贵的地段 ,能在这样的一个寸土寸金比肩东京银座地段一气租下三个楼盘 ,充分显示了这家法资企业的综合实力 。

  “METLIFE”,欧阳轻轻的念出上面的几个英文字母,一回头 ,一位衣着整洁的管理摸样的女士向她含笑,“小姐是来应聘的吗? ”欧阳点点头,“请跟我来”女士把欧阳领进宽敞的办公间 ,径直来到了人力资源部,总监是一位姓朱的年纪不大的女士,透着干练 ,面试的时候考虑的问题都是妍在网上和学校历练了多次的,自然难不倒她,接着主考官又问了她几个有关基金运作和保险基金入市的专业性问题 ,欧阳回答的不太好,这对于她来说实在没什么工作经验的问题,回答的有些出乎意外 ,好在这份工作也不是唯一的选择 ,妍妍想好了,面试通知如果下不来,就改去政府的一家部门考公务员 ,清清松松的喝茶水拿工资的生活对于女孩子来说也很不错。

  在礼貌的和朱经理握手道别的一瞬,楼间过道里闪过一个身穿白色衬衣的熟悉影子,欧阳一下子呆住了。

  在兴城法院做了七年法官后 ,于宇飞对在法庭上坐着简直厌恶透顶 。

  他讨厌,讨厌那些混身散发着肮脏气息的外来人员拥挤于庄严肃穆的法庭,讨厌他们一天到晚的仿佛谁都欠他们200吊钱式的嘴脸。一句话 ,他讨厌死了这些田间地头的官司。

  在中国的法律界工作了若干年后,年轻的于宇飞终于知道了,当初在法学院里崇拜的英国大法官丹宁勋爵的名著《法律的未来》一书和现实是对不上号的 ,起码和兴城县后勐牛乡的老百姓们对不上号 。

  他们认的是死理,老百姓不信法律,他们信作 ,闹 ,在执拗的观念里,他们坚持认为,只要敢到国徽下面去闹 ,天王老子都不敢把他们怎么样。顶多是拘留,大不了15天就放了,完了他们还可以申请国家赔偿 ,后村王二嘎子被监禁了十四年,出来一下子就发了,法院办了错案 ,一下子赔了二嘎子30万,啧啧,都是钞票啊。

  可惜后氓牛村的老百姓艳福太浅没有等到法官的钞票 ,在许二媳妇家的娘家人询问老法官经办案件的于法官怎么还不给结案的时候,老法官扶着老花眼镜告诉他们,于法官已经上省城去干大买卖去了 。

  干了大买卖的于法官是得益于当初在法学院的一个同学 ,这个当初在学校总是哈喇子鼻涕一大把的留级生成了全系最出息的一个 ,出息以后的同学当然没有忘了沦落县城的当初球队哥们,哥们走了之后,把他介绍到了中法企业 ,职务法务部总监。

  再次路过皇城大小法院的时候,于宇飞总是滋味难抑,百种滋味 ,千般幻想,直直的涌上心头,顺着喉头打着不知名的旋儿 ,他在街头站了三个小时,喝了三大瓶绿茶,才把这个旋儿咽下去。

  接着他回到了博客地带自己租的小房子 ,数着METLIFE财务部给的第一个月8500块钱的薪水,才算好生的又把那个旋儿忘记了 。

  接着开始投入了繁忙的提速过后的辽东半岛号一样的工作之中 。

  第三章

  第二年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的时候,总公司派到沈阳分公司的总经理闵若蕾正式到任,接替已经调任重庆分公司副总的任总,重庆地处山城,又是西南的要地,3000万人口的市场份额巨大,东北区的业务自然的就属新开发的二流区域了.

  闵总到沈阳分部到任的时候,正值欧阳妍妍的第23个生日,两个女人间的年纪虽然差距不大,心理年纪差距却是不小.闵若蕾一头的直发烫得丝是丝,缕是缕,走过OFFICS通往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犹如路过湖上的回廊,年轻的小姑娘不觉发了一点的呆.

  闵若蕾此前的职务就是北京总部齐莱平的秘书 ,这地方没什么资历可言,今天你是个小秘书 ,明天也可能是大区的总经理,齐莱平的理论就是这么定的,没什么能行也不能行,你能当好一任秘书,起码会操持起半个公司,这就是齐总的观点.

  闵若蕾在北京二外读书的时候,家里就已经给她找好了家乡商检局的工作,不过她可没报到,在北京一家美资企业工作了一年后,她把自己的年薪提高到了12万,一年后炒到了20万,这样子闵总到了沈阳分公司时于宇飞看到的,是浑身上下点缀着不经意间的欧洲当夏流行货色的外企白领.

  妍妍在每次回博客地带的时候都带了一点的心事,除了每次的电梯里遇到的礼貌又礼貌 ,冷淡又冷淡的法务部主管,这个夏季就过的相当的恼人.对象倒是看了几个又几个,不是傻了吧唧,就是学历不够,工资太低,瞅来瞅去的也自灰了心绪.不觉得就把自己的好高骛远的心,先自凉了一半.有天妍在对着秋风不开心的时候,脑子里自然的就跳出了一件白汗衫的影子,心里自然的明白了一直在拿着谁做着对比呢.这样在接送部门传给法务部的合同时候,不经意间就带出来一点工作之外的怨嗔,好在已经渐入中年的总监并没领会,到是妍妍这边虚了心,隔三差五的送个小礼物过去,几个回合不咸不淡的下来,年轻女孩子心慢慢失了风致.

  METLIFE在中国区组建的时候 ,并无法务这个部门,但投资领域保险领域纠纷多多,几场官司下来,公司赢的少,输的多,欠人家的要不回来 ,不欠人家的反被糊里巴涂的执行走,齐总才慢慢考虑起成立法务这个专门部门了。

  几次的合同谈判,宇飞总是被调到北京去临时当差,白天晚上陪客户喝酒的不算 ,主要是业务压力极大,字字都须字斟句酌。有时侯客户争执不下的,后来验证倒是无关紧要的 ,往往是最不经意间的一个小地方 ,却恰恰成了日后双方的纠纷所在,几场的谈判下来,宇飞常常的梦中惊醒 ,有时夜里都得打开电脑,高法的解释,各高院的案例 ,都得给法官找出来,还得在酒席宴前极力的说服他们,始知法务这碗饭 ,真个不是好吃的 。

  好在司法他倒不是个外行,诉讼非诉讼的也能糊弄一会。放在闵若蕾身上就不行了。

  团险好说些,个险有天来了个主 ,非缠着要理赔,偏偏原始保单又弄丢了,按照保险合同的规定 ,这本是免赔的法定理由 ,主闹着不干,把这事弄到了消费者协会去,有天工商来了几个人 ,气势汹汹,只找公司最大的头 。闵总是个小姑娘,也不知这事化着多大的缘头 ,只问这事该如何处理。工商问的凶,闵总没了主意。

  于宇飞听了并不在意,也知道消费者协会是个什么东西 ,你说它重要呢,也重要,说不重要呢 ,也不重要,说到底,就是个民间组织 ,行业协会 ,并没什么执法权的,加之东北的公务员坏,无非是卡着几个油水 ,他笑嘻嘻的说闵总我来处理好了 。

  出去就连对着几个连称不是,来晚了,闵总开会去了 ,要一月才能回来,几位跟我说也是一样的。工商就拉了架势,你们这是霸王合同 ,消费者告我们那了,不但要你们赔偿,还要处理你们呢。

  宇飞就笑了 ,拿出总公司的规定,不温不火的连称工商说的对,只是总部有明文规定 ,投保人事先投保时也同意签了字 ,至于说合同违法不违法,宇飞笑嘻嘻的说,那得你们工商总局最好给我们总公司下个文发个函什么的 ,咱也好早点按照正确规定办不是?几句话噎的为首的胖子答不上话来,缓过话来说,我们倒不是想真的处理谁 ,不过是消费者闹着不干呢 。宇飞心里有底,才已叫个险理赔过,把消费者嘴堵上了 ,所以这事并不在意,只说,消费者那边我们会处理好的 ,绝不会给贵协会添麻烦。

  话已至此,几位也不好多留了,才知眼前的文质彬彬总管不是善茬 ,话里话外的透着精明 ,待知是法院出来的,纷纷作恍然大悟状,始知自己玩的这些小把戏 ,都是当年人家玩过的,嘻嘻哈哈的正要告辞,宇飞倒是没得礼不让人 ,礼貌的请几位吃个便饭,日后也当公司别的顺当,果然几旬酒过 ,几人成了酒肉见面的朋友,日后工商又接待了几次投诉,宇飞都安安稳稳的托了几个兄弟的福 ,无非是公司多了几个帐面上的交际而已。

  这几个事处理下来,闵若蕾始知宇飞是小瞧不得的,始知男的长的帅也不只能是吃软饭 ,心里就有意提宇飞再上一步 ,也好给自己多个帮手,给总部打了报告去,总部倒是痛快 ,批文下的快,宇飞被大伙闹闹的不过,在人力资源部下发的文件EMAIL被公司几个小子打开的同时 ,痛快的请大家撮了一顿 。

  在酒气熏天,花团锦簇的当儿,宇飞扶着卫生间的镜子放荡无涯 ,想起来当初自己在小机关里那些请假买大白菜的日子和当初来皇城的酸楚,高兴里不觉挤出了几滴眼泪,回来后逢人敬酒就不知道回了 ,这样免不了的喝得薰薰大醉,晚走的几个见副总喝成这样,也不好再敬 ,只好叫财务部的妍妍扶了回去 。

  妍妍倒是没喝多。

  在公司上下都敬着大帅哥副总说话的时候 ,隔着纷纷攘攘的杯子,欧阳妍妍始知是离副总越来越远了,始知那白色宽宽的肩膀 ,从此只是一座冰山,无论是些什么景,都与她无关了。

  在杨柳岸的晓风残月里 ,年轻的欧阳妍妍第一次和于宇飞单独的回去 。博客地带的交通曲径通幽,在背面无人的小路上,偶尔也只有一两个玩滑板的年轻人一掠而过 ,惊起一阵叶子沙沙的微凉。

  那一晚,宇飞既是兴奋,也是口无遮拦,和妍妍唾沫横飞的聊了一路对公司今后的发展和宏图抱负,就好似总部是自己家开的一样,妍妍原本是不开心的,被宇飞弄的直想笑,在两人进了电梯,这笑话还不曾完。

  接着就闻着了成熟男人衣裳上那种陌生的香皂味,心里鹿撞的紧 。

  

  新加坡的SLUOSE原本是个基金会,这两年业务发展的快 ,在内地就增开了若干个办事处,恰值METLIFE保险基金也有增殖和保值的要求,两家一拍既合 ,齐总在中海油有着几个回合的合作 ,这回就趁着中海油在南海开拓的机会,投SLUOSE基金会的渠道投资了在新加坡石油公司的拓展业务。

  这倒是一本万利的买卖,总部十分重视 ,唯一的遗憾,就是涉外的业务人员太少,尤其是业务尖子太少 ,若有了合适的人选,总公司哪怕花再大的价钱也要把人搞来。

  再弄老办法招聘那一套已是来不及,齐总就和闵若蕾于宇飞商量 ,打算把中海油的几个外贸人材挖来,又不能搞的太明目张胆,联络了几个猎头公司 ,无奈开价太高,不但要高薪,房车 ,海外旅游的机会 ,更兼了直接张目的要担任大区的老总为代价,几个回合下来,把闵若蕾弄的都万分气闷 ,憋在宾馆里对着宇飞一连二十个的不是脸子 。

  宇飞嘴上不说,心里对这总经理是一百二十万分的看不上,心里面念着那句“成大业者不拘小节 ,谋大事者不谋小利”安慰自己,晚饭也没叫总经理下来吃,和司机说了一声闵总有事打我电话 ,就一个人出了酒店的大门。

  站在北京凉风习习的长安大街上,不觉得想起来在高院培训时候结下的铁哥们王热闹,这热闹本是外号 ,真名字是谁倒忘记了,小子原在一家区院干刑事,轰轰烈烈的竟聘了一回经济庭庭长 ,不幸惨败而归 ,老婆又离了婚,一气之下辞了所有官职,科级待遇、审判员资格连带几个落满灰尘的旧式法官大盖帽 ,一起撇在政治部的箱子里,只身踏上了北京的火车做了律师。几年下来也买了小房子,租了个小地 ,搞了个新小姘,重新迈上了小资征程 。好在手机还在,没换 ,几个电话打通过去,联络了一群认识不认识,不认识又听说过的检法系统的狐朋狗友 ,几个人张张罗罗的去了一家新开的湘菜馆子喝酒去了。

  热闹下车离老远的就夸张的伸出双臂迎了宇飞一个拥抱,宇飞也就含笑接受了。几个人存了车子,入了楼上雅座坐下,服务员和热闹看来是极熟的 ,热闹也没细问几个都爱吃什么 ,只叫服务员挑可口的几样清淡来了些,冰糖湘莲 柴把鱼 火腿炒茄瓜 菊花青鱼 马蹄白果蛋花汤 麻仁香酥鸭 几样的配料也是极为干净,喝的长沙乡下自酿的窑子酒 ,几个人嘻嘻哈哈,宇飞就把这满腹的不愉快放在脑后了 。

  再到酒过数旬摇摇晃晃的叫服务员把门开,宇飞已是大醉不醒 ,进了门连衣服也没脱,澡也没洗就一头扎在雪白的床单子上,快到入梦非梦的时候 ,接了妍妍一个电话,只问是宇飞睡了不曾,宇飞朦胧中问是何事 ,妍妍并未答言,只说我听闵总说了,事情不顺 ,成与不成都是天意 ,尽到功夫就好,于总不必太过刻意自己的,未等宇飞回话 ,妍妍已先挂了电话,宇飞这一肚子的酒,顿时就都几成眼泪 。

  起了摸了从饭局子上拿的一合烟 ,才想起自己是戒了三四年的,不曾有火,黑灯半夜也没处去要 ,这才糊里巴涂的掐着烟卷,把妍妍进公司的前前后后想了遍,由此才知道小妮子是不把他当哥哥待的 ,一夜辗转了数回不曾睡着。

  由此就耽误了大计,闵总和齐总,总公司法务 ,海外几个部门总监挖着脑壳想撬同行墙角的大事被于副总抛了个九宵云外 ,联系中介公司的过程也大失水准,前后阴差阳错,弄的宇飞懊恼不已 ,骂人都找不着地方,待到最后环节,也豁出去了 ,连说没几个爷这块臭卤水,还做不成豆腐汤了不成,房子不给 ,旅游假免谈,爱干不干,丫还以为自己是联合国领导不成 ,只开了年薪比中海油那边已多了一倍了,下周一听信,关了手机 ,回了沈阳 ,一路上只挑绿色的麦田绿色的风景的看,只当这事罢了罢了。

  周一宇飞上班的功夫,几个油光粉面的外贸条子已衣冠楚楚候在人力部报道 ,宇飞表面连说欢迎欢迎,预备晚上欢迎的酒宴,回身来关了副总的房门 ,才知道什么叫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给齐总去电话通知喜信的时候说的倒是平淡 ,齐总喜不自禁,宇飞想说这种人越是拿爷供着越不可得,话到嘴边又咽下了 。

  出来又看着妍妍的时候就觉得分外的亲切 ,妍妍脸上了挂了一个调皮的笑,冲宇飞眨了下眼睛,宇飞就回了一个胜利的笑 ,由此就觉得办公室里一天过的就分外的朗晴。

  第四章

  于宇飞原是有过女人的 ,女人生的好,自古是误国之色,男人就不同了。

  宇飞生下来就长了一幅妇人点心的摸样 ,高大清秀书卷气遮掩不住,每每在路过彗星楼去球场打球的甬道上总是招来几个系女孩子爱慕的眼光,好在小子色心不重 ,虽没干什么正事,也没干什么缺德事,漓漓拉拉混到四年 ,进了法院,娶了一位当地小领导的千金 。

  千金一共也没在国内呆过几年,拼了命的想出国 ,由是两口子各忙各的,好象都奔着劲的往自己的人生路上挣命,只不过一个南辕 ,一个北辙。

  终于有天妇人拿着绿卡脸带红晕含娇带露 ,夫妻两个絮絮叨叨唠了一夜,女的先去美国,宇飞随后就申请探亲 ,借机居留。两个趁着畅想及至,做了男女之事,后又拉钩上吊 ,海誓山盟,恰如相依的唇齿 。

  虽料糊弄签证官并不象行周公之礼那么容易,中国和尚好糊弄 ,外国和尚经难念,宇飞用一天时间办了公安的签证,外方的签证就死活办不下来了 ,拒签了N次,宇飞就恹恹的要命,每每在上庭的时候打浑 ,下庭的时候犯困 ,口语书丢在角落,三五朋友的喝酒玩,国没出去 ,酒量倒练习长进了不少。

  妇人回过三两次国,渐渐的两人话就唠不到一起去了,常常是你说你的 ,觉得有趣,那个却乐不起来,宇飞就纳了一个闷 ,这资本主义好是好,咋就那么快的变化了一个人呢?

  等到妇人最后一次回来的时候,两个已是形同陌路的生意伙伴 ,好在财产都是各是各的,妇人早已看不上发展中国家那几个当不得一顿好餐的法官家当,两个都是文化人 ,客客气气的在一家茶楼吃了晚茶 ,彼此念了些无关紧要的旧,结帐时两人争着买单,又都被这一细节弄的楞住了 ,半响不得言语,宇飞已知是马蹄踏踏,落英缤纷 ,再也说不出话来。

  妇人次日上了回归的航班,看着越来越小的小县城干警小如蚂蚁,心情宛如一路的花谢 。

  宇飞就此绝了对女人的妄想 ,花开花滟的充耳不闻,把那追逐欲望的心,都放在电脑办公 ,业务精钻上,这几年充电的紧,也算因祸得福了。

  逢着春风得意的晚饭的当儿 ,宇飞真心的和几位新来的敬了酒 ,所谓不打不相识,宇飞当初进来的时候,也是死气活脸 ,请客送礼的和任总叫过劲,由是就觉得为个人争待遇争加薪的不容易,也是天经地义。几个虽是中海油的大衙门出来的 ,好在都还带着水木清华的知识分子气,宇飞也是知道,“以后还要仗着几位和海外的机构打交道 ,一应业务上的事, ”宇飞由衷的说,“就都拜托给诸位了 。”

  

  宇飞内里是个内向人 ,并不随便交朋友,不过海外部的商总倒是个例外 。

  海洋比宇飞大了整整十二岁,两个一起到的公司 ,又一起从事的公干 ,自然比别个亲近些。商海洋业务出身,歪打正着混了个葫芦岛市外经委副主任,自己也觉得纳闷 ,本已想着这一生就把身子奉献给党算了,不料又赶着这寻风踏浪的一拨,商主任副处级待遇 ,比宇飞高出很多,自然顾虑也多,不过在法国鬼子花花绿绿的钞票面前 ,这顾虑轻的如清明时坟前的纸烟。

  两个都是公务员出身,话自然就更多些,有天两人坐着公司的车跑了一天的海关 ,税务的时候,车就被人事局前长如蛟龙的报考公务员的队伍堵住了,两个人就叹了一口气 ,宇飞抽了商大哥递的一根烟 ,心里想着,怎么就有这么多的人中之龙参不透这个禅呢 。海洋就长抽了一口烟,真诚的说 ,如果能不这么累,我还回机关,可就有一点不想再回去了 ,宇飞笑问是什么,海洋说,我就受不了机关三件事 ,喝茶,看报纸,开会记笔记。人要一摊上这三样 ,好人也得僵化得残废了,正常人在机关混上十年也就弱智了。

  两个在喝酒的时候,宇飞说了一句真话:“这辈子不求别的 ,就图顺着自己的兴趣真正能干点事儿 。”为着这 ,哥两个饮欢而散。

  宇飞回了博客的时候颇费了一些踌躇,虽是攒了点钱买房不愁,不过不知哪天又会被总部派到哪家分公司 ,到时候处理不便,接着在博客住,又总觉得心里亏欠妍妍什么。

  宇飞那天特意到人力装作无事闲翻了下妍妍的年龄 ,彼此间相差13岁,好象又不仅仅是年龄上的差距,宇飞就有点睡迷糊了半夜醒来见阳光的感觉 ,在妍妍的清新空气里他迷失了自己,妍妍是年轻的,但不属于他这个时代 ,宇飞是个现代派,但还没现代到杨振宁的地步,一个是春天花开的蒲公英 ,一个是雨余粘地的杨柳絮 ,宇飞左思右想后对自己说,拉倒吧 。

  宇飞就对着每天上上下下的电梯发了一会呆,对着镜面的电梯间好象就又看见了多年前嫣然巧笑的前警嫂 ,如同回到前世梦里一般,心里就更不愿意把清清爽爽的妍妍牵进来了。

  

  (先暂时写这么多,不断更新中 ,本人QQ176874221)

街头霸王2四大天王中集气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